畢業季租金又漲,別讓房租嚇跑年輕人

  一個城市對年輕人的吸引力,難道非要以房價、租金的變化來體現?在遏制房價上漲的同時,各方面同樣要關注租房市場的變化,遏制不合理的租金上漲。

  這些天,身邊的朋友經常議論部分大城市房租上漲的消息。

  網上流傳著來自水木社區的截圖,發帖人聲稱自己要出租位于北京天通苑的一套房子,心理預期價格是每月7500元,經歷了兩家中介公司競價以后,租金給抬到了每月10800元。這僅僅是中介公司給房東的報價,最終面向租客的實際價格還要更高。

  


  綜合鏈家、我愛我家和中房協的統計,北京今年7月份房租的同比漲幅在10%到20%之間。不過,房租究竟漲了多少,并沒有真正權威的數據。跟買房類似,房租受地段和具體房屋條件等因素影響,租金漲幅也往往呈現較大的差異。有的小區租金瘋漲,有的小區按兵不動,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租客的主觀感受也很重要。在一線城市有個不成文的理論,那就是畢業生首次房租支出在工資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是比較合理的。問題是,隨著工作年限的增長,收入水平的提高,很多身邊的朋友發現,房租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始終沒有下降。這其中固然有改善居住條件的因素,但逐年上漲的租金確實不容忽視。

  


  每年七八月,大量畢業生留在大學所在城市工作,在為城市發展增添新鮮血液的同時,也帶動了房屋租賃市場供求關系的變化。漲,可能是符合市場規律的;不漲,意味著城市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下降。這似乎構成了一組悖論。但跳出既定思維思考問題:一個城市對年輕人的吸引力,難道非要以房價、租金的變化來體現?

  近期的房租上漲,除了畢業季等周期性因素,租房模式的改變也有很大影響。很多漲價顯著的房源,不再是傳統的房東與租客簽訂合同、中介公司賺取中介費的模式,而是中介公司將房子先租下來,經過簡單裝修和布置以后,再由中介公司轉租出去。這樣的租房模式,曾被認為提高了租房的品質,避免個人房東隨意漲價、停租。但是,提高租房品質不是毫無代價的,不僅租金有明顯抬升,有的中介公司還按月收取服務費。

  也有人認為,國內房租的租售比(即租金跟房價的比值)還很低,國際上合理的房產市場租售比一般為1∶300到1∶200,而國內普遍高達1∶500左右,甚至高達1∶700。按照上述理論,國內一些城市的租金似乎還是“低”了。然而,在不合理房價的基礎上談租售比,多少有點何不食肉糜的意思。不愿當房奴的年輕人,注定難以逃過租房市場的折磨?

  


  居住是剛需,而買房并不是。應該說,房租最能體現真實的住房供求關系。買不起房子,可以租房,但如果租不起房子,又能怎么辦?

  堅持“房住不炒”和“租購并舉”,公共政策理應發揮托底的作用。與一些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做法相比,國內公租房建設的進度還是明顯滯后,有機會享受到公租房福利的人并不多,一些公租房小區分布的位置過于偏遠。剛剛畢業的年輕人,絕大多數還是通過市場解決居住問題,面對高企的房租,一些人已是事實上的“負收入”——收入不足以支付房租或者付了房租以后所剩無幾,畢業初期繼續靠家庭提供經濟支持,已成為普遍現象。

  輿論觀察所及,更多的大學畢業取得較高學歷的年輕人。關注居住問題,不能忽視那些缺乏社會話語權,但同樣為城市發展默默做貢獻的年輕人。他們也許是外賣小哥、快遞員、便利店店員、清潔工人,等等,那些維持城市正常運轉、為都市生活提供便利的人們。一些地方在整治非法群租房以后,減少了租賃市場中低質量的房源。如何妥善安置所有為城市發展作出貢獻的人,考驗著決策者的智慧和擔當。

  


  面臨房租上漲的聲勢,我們當然也要保持清醒和定力。既要看到市場上出于供需變化而產生的真實上漲,也要堅決抵制哄抬租金的言論。信息不對稱、不透明依然是租房市場的一大頑疾,年輕人在選擇租房時往往較為被動,既沒有充裕的時間精挑細選,也沒有太多區域選擇余地。不排除一些機構和個人利用部分地段房租上漲的信息,借勢抬升租金,人為地制造房租整體上漲。監管部門應當在充分掌握真實市場數據的基礎上,擠掉租房市場的水分。

  今年8月以來,“堅決遏制房價上漲”已成為各地開展房地產調控的共同表述。在遏制房價上漲的同時,各方面同樣要關注租房市場的變化,遏制不合理的租金上漲,滿足更多人特別是年輕人的居住需求,為城市未來發展留住生機和活力。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按住老师翘臀进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