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邊游成為出行休閑首選 年輕民宿創業者的入局和破局

  

張家國打造的民宿航拍圖。受訪者供圖

  90后姑娘徐婷穿梭在包廂間,忙著給各地的客人上菜。下午兩點,她匆匆吃了幾口飯,再繼續盯著民宿的預定和運營業務。

  她所在的“陋室·邂逅”民宿坐落在安徽省潛山市茶莊村,是安徽一家旅游發展公司投資新建的旅游項目。公司租用閑置老舊民房,在保留原有土墻和皖西南民居特色的基礎上改建,滿足人們回歸田園生活的愿望。

  兩年前還在江浙地區從事物流行業的徐婷,如今返鄉踏入性質不同的行業。像她這樣的年輕人還有很多。

  潛山屬于革命老區,有著豐富的生態優勢,除綠色富硒、富鋅土壤外,核心景區天柱山森林覆蓋率達98%。近年來,潛山堅持做新業態鏈,依托天柱山等景區打造全域旅游。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周邊游成為人們出行休閑首選,鄉村民宿占比快速增加。潛山市趕上民宿經濟發展的熱潮,環天柱山民宿集群應運而生,不少年輕人返鄉創業。

  有想法的年輕人回鄉搞民宿

  徐婷在民宿擔任店長,負責運營和人員分工。她之前一直在江蘇從事汽車物流行業,2020年,想著應該回來陪陪家人,加上對旅游、民宿感興趣,便應聘走上民宿創業之路,“沒想到天天這么忙。但在家鄉的綠水青山間工作,很有獲得感”。

  25歲的茶莊村團支部書記涂水清也是民宿業的跨界工作者。2018年大學畢業后,涂水清在蘇州一家投資公司工作,2019年,他返鄉加入文旅公司負責天柱山景區民宿的市場營銷。對他來說,回到家鄉做民宿行業,完全是從陌生的領域做起。

  起初,涂水清在當地的海心谷、天鵝堡民宿做接待與管理服務,閑暇之余他常常拿手機拍攝身邊美景并分享到抖音。云卷云舒的蒼茫云海、田邊地頭的瓜果蔬菜、游客與村民的日常交流……這些小細節都被他記錄在鏡頭里。

  小涂的父親涂維理從2005年開始在半山腰承包茶園,每天起早貪黑打理經營,山上的基礎設施都是父親自己修繕、改建的。在父親身上,小涂看到了創業者的勤勞,這也讓建設和改變家鄉面貌的種子在小涂心里埋下,“我不后悔回來,因為家鄉的歸屬感給了我動力和方向”。

  近年來,潛山市政府出臺了一系列加大對民宿發展支持的政策,對精品民宿按經營面積進行分級補貼,設立“民宿貸”,解決民宿創業者融資難問題。當地還成立民宿發展協會,推動民宿產業集群發展。

  辦民宿難的是如何吸引人來

  80后張家國來自安徽合肥,從事民宿創業6年,目前還任潛山市民宿協會會長。

  2016年,張家國來天柱山找好友,在半山腰看見了涂維理家的老宅,張家國心里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能不能將半山腰的房子租下來,以后偶爾來住住。

  當地旅游局一位領導提議,“你干脆就在這投資做個民宿吧”。恰好張家國的朋友認識涂維理,幾人一拍即合,開始宅基地購買、民宿審批等流程。

  那時,民宿在潛山還是一個新潮的詞。建設過程中,山上沒有水電,中午,張家國和工人都得去山下吃飯?!斑@個地方太偏了,不會有客流,你開個民宿,住一晚上要一兩千元,簡直就是吹牛!”村民們對張家國說。

  2018年6月,民宿開業前,張家國帶著團隊正式為住宿定價——每晚1000多元到3000元不等。但是開業第一周,參觀的人多,選擇消費入住的人少得可憐,游客基本就是來看看熱鬧。

  一周以后,張家國才陸續接到訂單,他開始創業“三部曲”規劃。

  開業后的前半年,張家國都在潛心調查客戶需求。他最想了解的是:游客通過什么渠道知道自家民宿,入住體驗如何。他的調查方式比較“特殊”——在屋外平臺上泡一壺茶,和來往的旅客“座談”,有時能暢聊大半天。

  心里有了數,他邁出第二步,定位目標群體為中高端消費人群,加大民宿營銷宣傳。他逼著自己和團隊天天寫文章、拍圖、做視頻,在線上與游客互動。生意好了,民宿客房不夠了,他開始第三步規劃——拓展市場,在山腳下投資打造具有異域風情的天鵝堡民宿。

  和張家國這個外來戶不同,創業青年丁大為就出生在天柱山鎮,返鄉前他一直在江蘇揚州從事旅游創業。2018年年底,他瞄準家鄉旅游發展的機遇,返鄉開民宿。他接連遇到難題,第一大挑戰就是選址,他跑遍天柱山周邊鄉鎮,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最后,在天柱山鎮政府和村“兩委”支持下,丁大為將一塊荒廢的宅基地買下改造,并修繕道路方便交通。

  開業后,丁大為又開始為客源發愁,在觀察到消費者對民宿安全、品質和體驗感更為重視后,他重塑經營理念和客戶渠道。

  他的民宿設計了一層可以遠眺的大陽臺,讓忙碌的城市年輕人在此放松,甚至是發發呆。房間的屋頂裝上了電動遮陽簾,游客可以在這里曬太陽、看星空,開窗見景,推門見山。目前,他將發力點集中在武漢、南京、合肥等地的短途游、周邊游,或是省內商務會議、團建的生意。周邊十幾位村民在他的民宿廚房、后勤等崗位工作。

  蓋好房子,并不是民宿創業的起點

  作為新生事物,民宿發展為創業者帶來機遇,同樣也帶來挑戰和困惑。如何更好地打造天柱山民宿集群,創業者們有自己的想法。

  目前,在天柱山鎮就有高端民宿10家。在張家國看來,抱團發展、做大體量是必要的。他舉例,之前提到浙江莫干山,大家最先想到的是景區,現在他再和客戶聊天時,對方首先想到的是莫干山的民宿產業,“景區反而成了民宿的配套。由此可見,規模產生效益”。

  據記者了解,目前,中國民宿行業還缺乏具體明細的行業標準和規范。潛山市也在探索,做法之一是給檢驗合格的民宿發特種行業許可證,相當于為民宿辦理合法的“身份證”。

  “有了政府扶持,品牌效應也得跟上?!睆埣覈f,政府部門正打造統一的民宿宣傳品牌,讓近百位民宿創業者不再“各自為戰”。

  這些年來,張家國也見證了一些年輕民宿創業者的失敗?!皠摌I思路要清晰,只花錢蓋好房子,并不是民宿的起點,正式開業的那一刻才是?!彼ㄗh,創業者要講好民宿故事,否則,即使房間裝修得再精致漂亮,游客看厭了,也會變成“走馬觀花”。張家國就為天鵝堡民宿配上了一個唯美的愛情故事,有5對上海老夫妻就是沖著這個故事而來的。

  涂水清也認為,年輕創業者應該深度挖掘家鄉的山文化、水居文化、鄉村文化、茶文化,并和新時代鄉村發展實際結合,在民宿設計、建設及配套產品打造過程中加以體現。

  丁大為提到,打造民宿配套產業鏈也很重要,“能留住游客,實現持續消費,而不是‘一錘子買賣’,才是我們創業的目標,這也是整個行業的同仁要解決的”。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按住老师翘臀进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