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達山“雙百億”目標懸頂,掉隊多年如何才能做到業績翻番?

  著急上市的背后,無疑是完達山自身的焦慮?! ?/p>

圖 / 網絡

  近日,乳企完達山在 2022 年半年工作會議上,十分 " 模糊 " 地透露了公司上半年取得的成績:較好地完成了各項工作,與同期相比實現營收、利潤雙增長。

  沒有具體數額,也未披露增幅,自去年對凈利潤遮遮掩掩不公布以來,外界越來越難摸清完達山的經營狀況。

  這家曾經位列國內乳業第一陣營的乳企,不知不覺掉出行業大隊伍已久。在老對手伊利達到千億營收、兩千億市值水平的當下,完達山還在苦苦為百億營收、上市后市值百億目標而掙扎。

  距離 2025 年實現此目標的日子越來越近,完達山如何在所剩不多的時間里,做到業績翻番并順利上市?

  【發展緩滯掉隊明顯】

  公開信息顯示,完達山乳業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 1958 年,主要營收來源是奶粉和液態奶等業務。2004 年,完達山以 13.5 億元的銷售收入,1262 萬元的凈利潤,在全國乳企綜合排名中位居第四,僅次于伊利、蒙牛和光明。

  從最新的業績數據,可以清晰地看到完達山這些年的發展緩滯和掉隊。

  2021 年,完達山營業收入首破 50 億元大關,但官方并未提及利潤具體情況。

  前一年,完達山對 2021 年的業績展望和目標是,公司將力爭 2021 年實現收入 50 億元、利潤 1 億元。

  可以想見,完達山的利潤恐怕未達預期,否則也不至于 " 羞見公婆 ",盈利能力成迷。

  以此數據和同業對比,可以說已是云泥之別。

  曾經的老對手伊利、蒙牛,在 2021 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 1105.96 億、881.41 億,凈利潤分別為 87.05、50.26 億。

  而同屬于黑龍江,當年在體量上完全無法和完達山相提并論的飛鶴乳業,如今也將完達山遠遠地甩在了后邊。

  年報數據顯示,飛鶴 2021 年營業收入達 227.8 億元,凈利潤為 69 億元。

  光是飛鶴的利潤,已大大超過完達山的營收總額,更別提完達山諱莫如深的凈利潤了。即便其凈利潤如期達到 1 億,也不及飛鶴凈利的零頭。

  2019 年,完達山制定提出了 " 雙百億 " 戰略目標,即完達山將在 2025 年前實現上市,且到 2025 年實現營收 100 億元和市值 100 億元。

  在完達山主營的液態奶和奶粉領域內,近年來愈發 " 內卷 ",人口紅利減弱,存量競爭白熱化。面對巨頭奶乳企業的擠壓,完達山想要增長并不容易,近乎當前一倍的百億營收目標,能否達成仍是未知數。

  【多年上市屢屢受挫】

  在此次工作會議上,完達山不可避免地提到了上市,并稱公司正處于推進企業上市的攻堅期。

  事實上,完達山的上市路前前后后已走了 20 余年,卻屢屢以失敗收尾。

  1997 年完成企業改制后,完達山在 2000 年首度傳出將在 A 股上市的消息,并于此后完成了第一次上市輔導。3 年后,完達山成功過會,只差臨門一腳之際,因公司董事長撤換后無法報送材料而致上市擱淺。

  2007 年,完達山再次沖刺 A 股的計劃傳出,但突如其來的三聚氰胺事件,讓市場蒙上陰影,完達山上市又受挫。

  經歷一系列波折,并沒有阻止完達山的上市步伐。2019 年,完達山第四次啟動上市計劃,并制定了上市時間表,目標是在 2025 年前完成上市。

  " 要盡快完成公司上市工作,培育更強的商業能力、資本運作能力、品牌營銷能力和市場競爭能力已迫在眉睫,完達山已到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關鍵時刻。" 在 2020 年 10 月舉辦的一場上市工作專題會上,完達山黨委書記、董事長王貴如是說。

  為了扭轉近年來的發展頹勢,在王貴執掌之下的完達山,將希望寄放在了上市上,試圖借助資本的力量為公司帶來轉機。

  這兩年,完達山也先后進行了公司更名、股權轉讓等操作,上市步伐明顯加速。王貴提到 " 上市 " 一詞的頻率也越來越高,他表示,"2022 年是公司推動企業上市,實現決定性發展的關鍵之年 "。

  著急上市的背后,無疑是完達山自身的焦慮。不過,上市并不意味著一定能幫助企業實現業績上的蛻變,不少上市公司在登陸 A 股之后,不僅業績沒有得到改善,反而出現持續下滑甚至虧損的情況,資本也會隨之反噬企業自身。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 完達山乳業現在所有的布局都是在為上市而進行,上市確實可以增強企業的綜合實力。但是當完達山乳業整體核心實力較弱的時候,包括渠道、產品力等尚且不足時,上市也并不會改變消費者的消費模式,比如即便推出高端產品,消費者也并不一定會認同。"

  【負面事件或影響上市】

  在火急火燎推動上市進程的時候,完達山去年又陷入了虛假宣傳風波,給品牌和上市計劃籠罩了一層陰云。

  去年 11 月,完達山乳業旗下 " 乳臻牛初乳粉 " 被曝出涉嫌虛假宣傳。據報道,有消費者舉報花費 1 萬多元購買該款產品后,并沒有宣傳的治療各種疑難雜癥效果。經調查后得知,此次涉嫌詐騙的是完達山乳業產品的相關銷售人員。

  朱丹蓬對此表示,此次涉事的完達山牛初乳粉有可能是完達山乳業授權生產銷售,但這種授權是一把雙刃劍,雖然短期可以給完達山帶來一定的業績或者利潤,但是長久來說,類似的事情對品牌危害極大。

  朱丹蓬認為," 如今在完達山乳業即將上市之際,又出現這樣的負面事件,對完達山乳業傷害極大,或也會對其上市進程產生負面影響。"

  實際上,這并不是完達山第一次陷入類似的輿論漩渦。

  2020 年 4 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了 30 起保健市場 " 百日行動 " 典型案例,其中一起福建省廈門市查處某貿易有限公司虛假宣傳案,就有一款完達山牌牛初乳膠囊被通報。

  此外,作為老牌乳企,完達山賴以生存的液態奶和奶粉,也曾多次被爆出食品安全問題。

  2012 年 3 月,完達山乳業被曝將變質和過期奶重新包裝上市;2016 年 4 月,原國家食藥監總局公布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審計結果,其中完達山乳業雙城分公司在基粉進貨檢驗項目、出廠檢驗報告等方面存在缺陷。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完達山想要重現往日輝煌,還是得從產品力和產品質量入手,帶動企業經營重回正軌,否則僅寄望于上市,也只會是又一次受傷挫敗的結局。

  來源:氫財經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按住老师翘臀进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