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 10 天市值縮水 37 億,中科藍訊業績下滑,高存貨埋藏風險

  基本盤不穩固的中科藍訊,高估值還在持續縮水?! ?/p>

圖 / 網絡

  7 月 15 日,音頻芯片企業中科藍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登陸科創板,發行價格為每股 91.66 元 / 股,發行市值 109 億。

  2016 年成立時注冊資金僅 10 萬,從華強北起家一路跑到上市,中科藍訊的商業逆襲故事可以說相當勵志。只不過,來到二級市場后,中科藍訊卻遭遇未曾預料的滑鐵盧。

  上市首日,開盤即破發,直至收盤跌幅達到 29.85%。10 天之后,中科藍訊的股價已連續下跌至 59.89 元 / 股,百億市值蒸發至不足 72 億。

  作為白牌 TWS 藍牙耳機之王,中科藍訊近年的 TWS 藍牙耳機出貨量已躍升至全球第二。有這樣的成績打底,為何資本市場卻不肯為其買單?

  【業績不佳,降價保市場】

  上市首秀當日,中科藍訊的表現令打新的投資者大跌眼鏡。開盤僅一分鐘,股價跌幅就已迫近 30%。

  A 股再現久違的大幅破發,其背后除開被吐槽的發行估值偏高之外,更多是中科藍訊的業績和市場表現難以支撐期望。

  招股書顯示,2019 年 -2021 年,中科藍訊營收分別為 6.46 億元、9.27 億元和 11.24 億元,同期扣非后凈利潤分別為 1.49 億元、2.06 億元和 1.95 億元。

  去年出現增收不增利的情況,反映了中科藍訊的業績疲態已現。而事實上,其營收增勢得以維持,也一度程度上依賴于產品降價。

  中科藍訊表示,由于無線音頻 SoC 芯片市場競爭較為激烈,公司為提升市場占有率,相應調低了銷售價格,主要產品的平均單價總體呈現下降趨勢。

  2020 年,中科藍訊 TWS 藍牙耳機芯片、非 TWS 藍牙耳機芯片、藍牙音箱芯片、其他芯片銷售單價,分別同比下滑 13.65%、6.07%、9.32%、12.67%。

  2019 年 -2021 年,中科藍訊的毛利率連續下滑,依次是 28.56%、26.7%、25.78%,三年下降了 2.78 個百分點。而招股書中提到的同行業可比公司在 2019 年、2020 年的毛利率平均值,皆超過 32%。

  然而,原本就打性價比牌,再進一步壓榨利潤空間來力保市場地位,也只是種無奈之舉,同時效果也十分有限,并非長久之計。

  今年一季度,中科藍訊營收與凈利潤雙雙下滑,營收同比下降 5.72%,凈利潤則下降 15.99%,業績下滑趨勢再加劇。

  而對于整個上半年的業績,中科藍訊也持悲觀態度。中科藍訊預計,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收 5.39 億元至 5.59 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 6.63% 至 9.68%;預計實現凈利潤 1 億元至 1.05 億元,同比下降 25% 至 29%。

  業績表現不佳,中科藍訊在首日破發后股價仍持續走低。截至 25 日收盤,其股價已跌破 60 元,百億發行市值縮水近四成。

  【研發投入過低,困于 " 性價比 "】

  中科藍訊發家,源于蘋果公司引領的藍牙耳機潮流。在 2016 年蘋果將 iPhone7 的 3.5 毫米耳機接口拿掉,并發布堪稱市場 " 風向標 " 的第一代 AirPods 后,TWS 藍牙耳機市場被引爆,華強北生產平替的白牌耳機公司也隨之迎來春天。

  憑借低價優勢,中科藍訊在這波機遇期快速成長,并于 2019 年和 2020 年迎來爆發,但市場競爭加劇,品牌耳機日益擠壓白牌市場,以及消費電子產品銷售下滑的大環境,都直接成為刺破中科藍訊增長美夢的利刃。

  近幾年,品牌耳機的出貨量增速一直高于白牌,一個可以預見的大趨勢是,未來白牌耳機的生存空間,會被品牌耳機一步步蠶食。

  而中科藍訊也并不是借 TWS 耳機風口成功上市的孤例,同樣在華強北闖蕩出來的洛達科技、恒玄科技早已先后上市。

  與這二者不同的是,中科藍訊并不像它們闖出名堂后轉戰品牌市場,而是依然拉扯在白牌這一主戰場上,被 " 性價比 " 標簽所困。

  中科藍訊動作掉隊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應該歸結于研發投入過少。所處于典型的技術密集型行業,技術升級更新速度較快,需要投入大量資源研發新產品以保持市場競爭力,而中科藍訊的研發費用率,一度只有可比公司均值的三分之一。

  2019 年 -2021 年,中科藍訊的研發費用分別是 2996.27 萬元、5118.87 萬元和 7677.19 萬元,研發費用率分別為 4.64%、5.52% 和 6.83%,相比于可比公司 2019、2020 年 1.14 億元、1.34 億元研發規模和 16.69%、16.04% 研發費用率而言,都有著巨大差距。

  而今年一季度,其研發費用竟然同比再降 21.29% 至 1289 萬元。在行業半導體工程師薪資大幅上漲的背景下,中科藍訊的研發費用下滑顯得十分異常,或可能是對本就不多的研發人員進行了 " 優化 "。

  野蠻生長過后,考驗的是科技公司實打實的創新和產品。而研發投入明顯弱于同業的中科藍訊,未來在競爭白熱化的市場中只會更加困難。

  【存貨風險過高,家族成員是大客戶】

  在諸多不利的背景下,中科藍訊存在的其他經營隱患,更值得投資者重視。

  首先是業績下滑的連鎖反應,導致中科藍訊的存貨率升高,尤其是 2021 年存貨比例大大飆升。

  存貨成為中科藍訊當前最大的風險,去年年底,其存貨達到 5.6 億元,占總資產的比例高達 58.7%,遠高于同業公司,而存貨周轉率為 2.1 倍,低于同業公司。

  要知道,在去年的芯片漲價大潮中,如此巨量的存貨或許可以消化,但近來芯片市場急轉直下,消費電子大廠砍單不停。

  在產品迭代快速、壽命周期不長的行業中,中科藍訊手中積存大量以芯片成品為主的存貨,處境可以說相當不利。在此狀況下,只能不斷壓低芯片售價,陷入惡性循環之中。

  另一個不能忽視的隱憂是,實控人黃志強家族一直對中科藍訊保持絕對控股,而其家族成員控制下的公司,還是中科藍訊的大客戶,與之關聯交易頻繁。

  比如,2018 年,中科藍訊的第四大客戶是深圳豪之杰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實控人是黃志強姐姐之子黃亦亦,中科藍訊向豪之杰銷售的金額為 845 萬元,占當期主營業務的銷售額的 10.05%。

  2019 年,中科藍訊的第五大客戶是愛而普,實控人為黃志強之子黃佳希,中科藍訊通過向愛而普銷售獲得了 4390 萬元的收入,占當年主營業務收入的 6.81%。

  而中科藍訊昔日的大客戶深圳市華勝杰科技有限公司,在 2018 年成立當年,便成為中科藍訊的前五大客戶,最新參保人數僅 23 人。如此一家公司,竟可以成為中科藍訊 2021 年的第一大客戶。

  家族式的企業形態和超強的控制力,對一家上市公司而言,是未來經營中不可忽略的不確定因素。

  如今,基本盤不穩固的中科藍訊,高估值還在持續縮水。當下的窘境該如何破局,未來還有待其給出答案。

  來源:氫財經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按住老师翘臀进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