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創優品迎沽空暴擊,被指是一家衰落的零售商

  無論是運營模式造假亦或是存在利益輸送問題,其實都沒有證據能蓋棺定論,真假也只有名創優品自己知道,但是收入下滑,卻是實實在在能看出來的?! ?/p>

圖 / 官網

  不久前,被譽為 " 殺人鯨 " 的海外沽空機構藍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發布了一份關于名創優品的沽空報告。

  其在報告中明確指出,藍鯨資本在經過 7 個多月的跟蹤調查,搜集到了名創優品存在包括核心商業模式作假、向高層輸送利益及零售下滑三點問題的證據,且直言名創優品是一家正在衰落的零售商。

  當然,名創優品根據指出的證據都一一作出了回復,但市場似乎并未完全接受。

  " 殺人鯨 " 的迎頭一擊,讓本就上市首日破發的名創優品更加雪上加霜,股價連連突破新低。

  【商業模式作假?高層秘密經營多家店鋪】

  上個月,對于名創優品來說完全是陰霾籠罩,因為它被藍鯨資本盯上了。

  7 月初,在港股剛剛實現雙重主要上市的名創優品本該喜悅難當,可誰也沒想到,開盤首日就出現了破發,股價在第一個交易日更是未能達到發行價。不巧的是,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份來自 " 殺人鯨 " 藍鯨資本發布的做空報告。

  據內容顯示,名創優品存在三點問題,其一為核心商業模式作假。

  藍鯨資本在經過長達 7 個月的調查發現,名創優品所謂的 99% 中國門店皆為輕資產、高利潤的獨立特許經營商運營并不符實,其中有 620 多家門店并非由加盟商獨立經營,而是由名創優品高管或與董事長有密切聯系的個人擁有和經營的門店。

  比如,與名創優品副總裁兼海外首席運營官同名的 " 黃錚 ",在深圳市便有 10 家店鋪,此 " 黃錚 " 的合伙企業中有兩位合伙人皆與名創優品有實際密切關聯。

  除了 " 黃錚 " 之外,藍鯨指出,其旗下子公司高層包括周紅霞、葉濤及林宗友名下都有多個名創優品店鋪。

  據此判斷,這些商店是由本公司擁有和經營的,而不是獨立的資產輕、高利潤特許經營權,實際利潤率可能明顯低于對投資者的報告。這指向的結論是如果品牌走起下坡路,無法吸引新的經銷商,公司只能秘密開設門店達到新開門店數量增長的表象,向投資者展示。

  對于這一指控,名創優品回復表示,部分員工因公司合伙人曾要求在一些行政工作上向其提供協助所以提供了個人信息,導致名創合伙人門店的注冊備案上出現他們,但這不表示公司就擁有或控制這些門店,且公司管理層或其親屬的姓名并未出現在名創合伙人門店的注冊備案中。

  同時,名創優品表示 "620 多家 " 門店這一數據失實。

  也就是說,名創優品對于這一項指控進行了反駁否認,并不承認其存在相關問題,并對此進行了具體解釋。

  【被指向高層輸送利益】

  除了運營模式的問題外,藍鯨資本也對其公司向高層輸送資金作出了犀利的指控。

  藍鯨資本在報告中指出,名創優品在前年上市后,公司董事長葉國富通過與上市公司名創優品合資建立一家在 " 避稅天堂 " 英屬維爾京群島的合資企業。

  但報告推測葉國富在合資成立公司時并未注資,只有名創優品投入 3.46 億元。

  之后,此合資企業通過旗下控股公司以 17.29 億元拍下廣州一地塊,一年內名創優品又花費 6.95 億元購買葉國富手中的剩下八成股權。

  讓藍鯨覺得蹊蹺的是,名創優品想買地不直接以公司名義買,而是拉上董事長葉國富成立公司再買。同時,根據相關協議規定,名創優品拿得此地塊,需要滿足納稅強度以及受讓人 10 年內股權不得變更等規定,但名創優品并未遵守。

  這樣的舉動,在經驗豐富的藍鯨資本看來,就是名創優品將公司上市時募集的數億資金進行轉移,向董事長葉國富輸送利益。

  而這個合資企業成立的用意也被藍鯨資本懷疑,藍鯨資本認為英屬維爾京群島可以不向各方提供有意義的披露,很容易就能達到將離岸資金轉移給內部人士的操作。

  在報告中,藍鯨資本還披露了和以上手法相似的幾個房地產項目,而這些都作為了其指證名創優品涉嫌向葉國富輸送利益的證據。

  對此,名創優品回應稱,以上交易皆已完整、準確,也妥善提呈董事會及審計委員會批準。且在合資企業成立時,葉國富向注資共約人民幣 7.43 億元,并非報告中所寫的未進行注資。

  無論是運營模式造假亦或是存在利益輸送問題,其實都沒有證據能蓋棺定論,真假也只有名創優品自己知道,但是收入下滑,卻是實實在在能看出來的。

  【業績下滑,經營陷困境,被疑品牌衰落】

  藍鯨資本表示:名創優品是一家正在衰落的零售商。

  報告中顯示,名創優品在赴美上市后便不斷擴張,在 2020 年及 2021 年的新店增加數量為 497 家和 527 家。

  然而,門店增加的同時,收入卻出現下滑。

  在名創優品披露的財報中顯示,從 2019 年開始,其營收各年分別為 93.95 億元、89.79 億元和 90.72 億元,明顯可以看出其規模在萎縮;同期,其歸母凈利潤分別為 -2.94 億元、-2.60 億元和 -14.29 億元,不僅常年不盈利,在去年虧損程度更是翻了 5-6 倍,實現巨虧。

  而名創優品的單店收入也出現下滑,去年的單店收入下滑率達到 11.3%。

  門店數上漲業績卻雙雙走低,藍鯨資本據此認為其陷入了經營困境。

  除了經營陷入泥潭,報告中還指出,名創優品陷入了 " 關店潮 "。

  報告中顯示,在經過長久的深度調查發現,到 2022 年 7 月,有 120 家門店關閉,約占樣本總數的 20%,其中 110 多家門店已經吊銷營業執照,意味著永久關閉。

  在近段時間,名創優品注銷門店的行為更為頻繁。

  藍鯨還舉出其加盟費保證金銳減的現象,表示特許經營費的不斷下滑,標志著名創優品的品牌價值在下降,且侵蝕了利潤。

  藍鯨資本通過以上證據來證明名創優品正在衰落,而名創優品也直面回復,公司降低授權費并非公司陷入困境的跡象,而是公司為激勵名創合伙人在中國三線及以下城市開設門店而深思熟慮的戰略的一部分;關于門店關閉,該報告引用了數家媒體幾年前報道的不準確的閉店數據。

  雖說對于藍鯨資本的指控,名創優品都做出了回復,但是 " 殺人鯨 " 赫赫兇名,對于其負面影響必然不小,這樣無疑讓本就股價破發的名創優品雪上加霜。

  來源:氫財經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按住老师翘臀进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