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萬股民踩雷!水井坊跌超40%行業最差 管理層遭靈魂拷問:睡得著?

  鳳凰網《風暴眼》梳理發現,今年以來,水井坊股價下跌42%,在21家白酒上市企業中表現最差,也是唯一一家股價跌超40%的酒企。

  

202208111635184707.jpg


  鳳凰網《風暴眼》出品

  文:琢絮

  爆料投訴郵箱:all_cj@ifeng.com

  核心提示:

  1、水井坊近日披露了2022年首份白酒企業半年報,卻出現了其上市以來首次半年業績“增收不增利”的情況。在這一現象背后,水井坊上半年銷售費用同比增長近20%,刷新近年同期新高,并導致水井坊上半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同比驟減99%。

  2、鳳凰網《風暴眼》梳理發現,今年以來,水井坊股價下跌42%,在21家白酒上市企業中表現最差,也是唯一一家股價跌超40%的酒企。與此同時,水井坊高管卻長期領取高薪,2017年公司董監高薪酬總額破千萬元,去年更攀升至逾兩千萬元,創下歷史新高。這種反差也引發投資者“信任危機”。

  3、2010年,外資帝亞吉歐入主后,曾意欲將水井坊推向國際,但卻未成功。與此同時,水井坊“高端化”路線也持續不暢。為此,水井坊近年賣力營銷,這也導致公司2016-2021年銷售費用合計超47億元,而同期凈利僅合計不到39億元。水井坊一直堅持的“高端”是否有意義?

  ----------------------------------

  2019年6月,在水井坊股東大會上,面對投資者提問,水井坊董事長范祥福強調,水井坊并不是一家注重股價的公司,“我們只是做自己的事情,做正確的事情,屆時股價自然就會有反應,水井坊不會為了股價而做事情?!?/p>

  彼時,被投資者“靈魂拷問”的范祥福,怎么也想不到,不到40塊錢的股價會在兩年后躥升到160元。

  股價扶搖直上的背后,本該得益于這家老牌白酒企業的業績支撐,但事實卻相反。從2020年起,水井坊業績開始下滑,至今年上半年依舊未見明顯好轉。

  7月26日晚間,水井坊披露2022年上半年財報。半年報顯示,2022年上半年,水井坊實現營收20.74億元,同比增長12.89%;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7億元,同比下滑2%。

  股價方面,從去年7月高點160元左右到如今不到70元,一年時間股價腰斬。而就在半年報發布后,水井坊更是連跌三日,三個交易日累計跌幅近10%。

  這也引得投資者一片哀嚎。某投資者交流平臺上,有投資者留言認為,“水井坊業績不足以支撐當前股價”,更有投資者調侃:“水井坊——一只來了你就走不了的股票”。

  從昔日國內最貴白酒到如今跌落白酒第一梯隊,水井坊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走到如今境地的?

  1、中報首現“增收不增利” 1/3營收用于營銷致經營現金流驟減99%

  營收方面,2022年上半年水井坊實現營收20.74億元,同比增長近13%,這也是水井坊上市至今首次半年營收超20億元。而回溯公司過往業績,2017年,水井坊全年營收首次突破20億元。從這一角度看,水井坊今年上半年的營收數據表現尚可。

  但利潤情況卻不及預期。上半年,水井坊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7億元,同比下滑2%;扣非凈利則下滑6.88%。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水井坊上市以來首次出現中期業績增收不增利的現象。

  分季度看,水井坊今年一季度營收14.15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63億元。由此倒推,二季度營收6.59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僅700萬元左右。

  成本方面,上半年,水井坊銷售費用達6.96億元,同比去年5.83億元增加19.27%,主要原因是廣告費和職工薪酬的增加。其中,廣告費、促銷費占銷售費用比例最大,上半年發生金額為5.27億元,同比增加13.28%;上半年職工薪酬為1.42億元,去年同期為0.89億元,增長幅度高達59.20%。

  

202208111635358462.png


  事實上,水井坊在營銷上的花費一直不低,中國冰雪大會、WTT世界乒聯、成都國際詩歌、《國家寶藏》等活動中都能看到水井坊的身影。

  

202208111635471078.png


  今年上半年,水井坊6.96億元的銷售費用更是近十年來同期峰值,而此前最高值也從未破6億元,今年則直接向7億元逼近。

  

202208111636026340.png


  與此同時,水井坊銷售費用占同期營收的比例也同比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升高??梢钥闯?,2015-2017年,水井坊歷年銷售費用占同期營收的比例基本維持在20%-25%范圍,2018年之后攀升至30%以上,今年這一比例則是繼2020年后再次超過1/3,然而卻并未換來亮眼的業績表現。

  

202208111636193271.png


  大打“營銷牌”的結果,也導致水井坊上半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從去年同期2.78億元驟減99.48%至今年1.45億元。對此,公司在半年報中解釋稱,“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變動的原因主要系支付的市場廣告費等其他經營活動現金流出的增長所致”,并最終拖累了公司上半年的利潤。

  2、股價跌超40%行業倒數第一 高管薪酬卻創歷史新高

  鳳凰網《風暴眼》梳理發現,今年以來,水井坊在所有上市白酒企業中的股價表現最差。

  截至8月10日收盤,水井坊股價報69.14元/股,與去年最后一個交易日收盤價119.24元/股相比下跌42.02%。而Wind數據顯示,21家內地白酒上市公司今年平均跌幅為-13.31%,水井坊不僅是21家公司中最后一名,也是唯一一家股價跌超40%的上市公司。

  但顯然,股民的虧損,絲毫沒擋住水井坊董監高的高薪之路。

  半年報顯示,上半年水井坊管理費用中職工薪酬為1.12億元,去年同期為0.78億元,增長幅度高達44.07%。

  盡管未披露高管具體薪酬數據,但在半年報發布后,投資者依舊對公司高管的薪酬情況提出質疑:“拿那么高的薪酬晚上睡得著覺?看不見今年股價跌了40%?”

  

202208111636396371.png


  年報顯示,2021年,水井坊年薪超百萬的董監高共有六位。其中,總經理朱鎮豪以851.3萬元的年薪位列所有董監高第一;其次為董事長范祥福,去年年薪為523.7萬元;財務總監蔣磊峰去年年薪314.2萬元,排名第三;監事武戈、副總經理許勇、離職原董秘田冀東分別獲年薪182.4萬元、174.5萬元、101.1萬元。全部董監高年薪合計2202.1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朱鎮豪2020年年薪還只有84.86萬元,但去年卻大幅漲薪766.44萬元,一年翻了十多番,而范祥福、蔣磊峰也分別漲薪超250萬元。這種“報復性漲薪”也很快招致投資者“控訴”。

  

202208111636514978.png

  朱鎮豪

  2021年年報發布后,有投資者在投資者互動平臺向水井坊提問:“查閱了所有上市酒企,水井坊是所有酒企中高管薪酬最高的,同時也是一季報唯一負增長的,水井坊讓酒民股民的信任化成連續暴跌?!?/p>

  對此,水井坊卻回應稱,“水井坊在制定管理團隊的獎勵與薪酬方案時,綜合考慮了公司業務需要、所處發展階段、匹配的福利體系以及市場供求等多方面因素。水井坊管理團隊薪酬體系由董事會按照規定批準通過”,言外之意并未自覺不妥。

  鳳凰網《風暴眼》梳理發現,水井坊董監高的高薪酬由來已久。

  即使是在2013、2014連續虧損的兩年里,水井坊董監高全年總年薪還分別有782.5萬元、438.57萬元。2015年,水井坊因連續虧損被ST,但當年董監高總年薪甚至比2014年上漲了16.29%。

  2016年年中,水井坊正式摘帽,隨著業績開始復蘇,高管薪酬也由此開始加速增長。自2017年公司董監高薪酬總額突破千萬元關口后,至今未再回落,去年更是一舉攀升至逾兩千萬元,創下歷史新高。

  

202208111637046338.png


  水井坊董監高近年薪酬情況(數據來源:年報;制表:鳳凰網《風暴眼》)

  據媒體此前梳理,與其他已上市一、二線白酒企業高管薪酬相比,水井坊的董監高薪酬甚至是多家同行的5到10倍。然而對比其他酒企,水井坊無論是業績還是股價卻一直都處于末流。這也導致水井坊被外界持續詬病。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年報中,水井坊在談到高管薪酬時稱,“公司對高級管理人員實行公司績效與個人績效相結合的績效考核模式,將高級管理人員的薪酬收入與公司經營業績緊密掛鉤,充分調動和激發了高級管理人員的積極性、創造力?!?/p>

  不知道在工資與公司KPI掛鉤的背景下,拿著高薪的水井坊管理層,面對下半年的行業競爭,究竟要如何帶領公司業績邁向光明。

  3、“高端命”or“高端病”?

  水井坊前身是全興酒廠。1998年,全興酒廠在曲酒生產車間改造廠房時,發現了地下埋藏有古代釀酒的遺跡,稱為“中國白酒第一坊”。2000年,全興酒廠正式更名,水井坊成為了中國高端白酒的代名詞,彼時售價在國內白酒中排名前列。

  2006年,來自英國的全球第一烈酒集團帝亞吉歐首次“盯上”水井坊,出資5.7億元間接拿下水井坊16.87%股份。隨后幾年,帝亞吉歐持續“買買買”,最終于2010年成為水井坊的實控人。截至2021年末,帝亞吉歐持有水井坊的股份已增至63.16%。

  帝亞吉歐入主水井坊后,曾意欲將水井坊推向國際。但年報數據則反映出這一“走出去”戰略并未成功。

  Wind數據顯示,2012年,水井坊實現國外地區營收0.74億元,但隨后幾年卻滑落,一直維持在0.3-0.4億元左右水平,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響甚至一度萎縮至0.09億元,多年來“出?!背掷m不暢。但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水井坊國外地區營收0.31億元,而去年全年錄得0.34億元,由此可見水井坊今年頗有向海外發力的趨勢。

  與此同時,水井坊也未能實現帝亞吉歐期許的“高端化”。為了走高端路線,水井坊賣力營銷,這也導致公司銷售費用明顯增加。2016-2021年,水井坊銷售費用分別為2.50億元、5.51億元、8.54億元、10.64億元、8.41億元、12.27億元,合計47.87億元,而形成對比的則是,同期六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合計僅錄得38.95億元。

  營銷投入確實在一定程度上給水井坊業績帶來過一些改善。2016年營收首超10億、2017年營收破20億、2019年營收站上35億,同期凈利潤也隨之走高。反映在二級市場上更明顯,股價從2016年個位數到2019年破50元,甚至引來高瓴旗下基金的青睞。

  但進入2020年,新冠疫情給白酒行業蒙上陰影,水井坊此前因重營銷而導致的“虛胖”也最終暴露出弊病。

  2020年,朱鎮豪在水井坊三季度業績交流會上曾反思稱,“坦白說高端的確發展不是很理想,至少我自己不滿意”,但其同時多次表示,“高端”仍是未來水井坊的品牌定位和發展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半年報發布后,多家券商對水井坊下半年表現“唱多”。但在半年報中,水井坊卻直言,“在下半年,行業預計將持續面對疫情與經濟放緩所造成的挑戰,渠道動銷困難,社會庫存增加,現金流緊張”。

  面對行業考驗,水井坊究竟何時能真正“高端”起來?恐怕比高薪的水井坊管理層更著急尋找答案的,是截至上半年水井坊的8萬多股民。

來源:鳳凰網

(責任編輯:王雪靚)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按住老师翘臀进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