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氣式游樂設施事故頻出背后:生產運營漏洞多,急需強制性國標

  因門票價格低、種類豐富、材質柔軟等特點,充氣式游樂設施一直深受消費者尤其是孩童、家長喜愛。但與此同時,充氣式游樂設施釀成的傷亡事故也頻頻出現。

202208131701155745.jpeg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7月16日,四川遂寧蓬溪縣一氣墊泳池發生垮塌,有游客被沖入河道,造成1人死亡,7人受傷。事發時涉事游樂中心開業僅8天。蓬溪縣相關部門回應,具體事故原因正在調查。

  事實上,該游樂中心開業僅3天就被舉報設施系“臨時搭建”,“沒有辦理相關證件,沒有相關責任人,建議相關部門勒令停業整頓”。另據極目新聞報道,發生事故的氣墊泳池系二手設備。

  這起事故并非個例。澎湃新聞梳理公開報道發現,近三年來,全國充氣游樂設備事故至少發生11起,共造成6人死亡,22人受傷。發生事故的充氣兒童樂園多分布在小縣城內,露天設置,搭建隨意。

  近日,澎湃新聞在多地調查發現,許多充氣式游樂設施的設計生產并不符合國家標準,不少商家缺乏營業資質,二手交易市場也存在監管漏洞;涉水類的充氣樂園經營,也面臨著生產經營標準難規范,衛生不達標的問題。

  固定防風不規范,或為普遍漏洞

  澎湃新聞注意到,在多數此類事故中,“被風掀翻”成為了造成人員傷亡的直接原因。

  例如,2021年11月7日,安徽宣城廣德一充氣城堡被大風掀起,旋轉360度致1名三歲兒童受傷;2020年4月26日,河南孟州市西虢鎮莫溝村充氣游樂設施被風掀翻,最終造成6名兒童不同程度受傷;2021年11月7日,廣州市海珠區吉寶游樂園內充氣滑梯被風掀翻,造成1人死亡,2人受傷。

  事實上,早在2019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就已經發布了《充氣式游樂設施安全規范》(20131145-Q-469)(以下簡稱《規范》),針對充氣式游樂設施提出了錨固和壓載、包裝和貯存、安全標識、設計壽命等多項技術要求。

  《規范》指出,充氣式游樂設施應配有錨固系統或壓載系統;在戶外使用的每個壓載點或錨固點及其組件應至少承受1600N的拉力;對于平臺高度大于等于3m的充氣式游樂設施,應添加防風錨固點,防風錨固點距平臺下方距離不大于50cm;《規范》還對作業天氣進行了規定,在雷電、雨、大霧、雪霜等惡劣天氣或風速大于8m/s時,禁止使用充氣式游樂設施。

  海珠區政府公示的吉寶游樂園11·7高墜事故調查報告顯示,事發充氣滑梯固定壓載物重量嚴重不足,同時未采取有效的防風措施,未能達到充氣滑梯使用條件(如固定要求、防風要求等),受陣風吹襲而發生飄移翻轉,導致充氣滑梯上人員發生跌落。

  澎湃新聞就充氣城堡的固定方法聯系了部分生產廠家。除極少廠家表示提供了配套錨固釘外,其余均表示在設備上拴上重物即可,并未對拴繩材質、重物數量及重物重量作詳細說明。值得注意的是,僅有一家工廠向澎湃新聞表示,產品的生產完全遵循《規范》,多數廠家在被問及產品的斜坡、臺階、平臺、開放邊等設計有何依據時,出示了產品合格證書,并表示“這些具體設計沒有數據之類的規定”。

  廠家銷售疑不規范,二手貨問題多

  近日,澎湃新聞以投資者的身份聯系了多家氣模游樂設備生產廠家,發現部分廠家的產品缺乏質量保證,銷售行為也并不規范。

  一家生產廠家向澎湃新聞詳細介紹了產品的尺寸、價格等信息,然而在被要求出示產品合格證和解答售后服務政策后卻再無回復;在澎湃新聞問到高溫天氣是否會對游樂設施造成影響時,許多廠家均表示沒有影響,并補充“只要在下雨天把設備保管好就行”。

  據媒體報道,四川遂寧此次發生事故的氣墊泳池系二手設備。澎湃新聞在一家閑置交易平臺上檢索“充氣城堡”,可以查詢到大量二手充氣式游樂設施的交易信息,出售價格低廉,多在商品原價的五成以下,轉手原因多為“場地不允許繼續擺攤”“場地限制”。

  澎湃新聞注意到,其中很多游樂設施缺乏風機、地釘等配件,賣家也表明,由于是二手,無法提供質量保證和售后服務。而對于設施的使用年限和使用程度,一些賣家表示“自己看著判斷”,更多的賣家在交易信息中標注了設備已使用的年限,卻無法提供相關憑證。

  此外,一位賣家表示,“充氣城堡沒有固定的使用年限,只要保養得好,不壞就可以一直用”。一張商品圖片顯示,充氣城堡已打了許多補丁,而文字標注內容則稱“不會影響使用”。

  澎湃新聞查閱了該平臺信息發布規則,發現其對出版物類商品、票務類商品等特殊商品制定了相關發布要求,對充氣式游樂設施并無特殊規定和交易資質審核。對此,該平臺客服表示,目前暫無統一規定,只能對具體商家進行舉報,并向澎湃新聞提供了平臺意見反饋的網頁鏈接。

  充氣樂園開設隨意、缺乏資質

  澎湃新聞從四川、陜西等多地政府服務熱線獲悉,經營充氣式游樂設施需提供產品的質量檢測報告和合格證書;如果是經營涉水類的充氣游樂設施,還需去當地的衛生行政部門和體育管理部門分別辦理公共場所衛生許可證和高危性體育項目許可。

  澎湃新聞實地調查了多地充氣城堡后發現,實際上開辦這樣的游樂設施較為隨意。一些商家不僅未按照《規范》完善游樂設備的錨固系統和防風系統,在被問到需要辦理的經營資質時也語焉不詳。多數受訪生產廠家表示,只需要取得場地許可,不需要向相關部門申請額外資質。一個受訪者直言,“只要不是大規模的設備,就不需要辦理什么手續……現在是一個人情社會,只要你簽訂場地合同就好”。

  西部某地一家兒童游樂場擁有一個氣墊泳池以及一個占地面積約為50㎡的充氣城堡。澎湃新聞注意到,城堡四周并無錨固系統,僅左、右、后方系有重量未知的石塊起固定作用,且石塊重量明顯遠小于《規范》要求。此外,距離充氣城堡后方不到10米處即有一處高坡,如遇大風天氣,游樂設施則很有可能面臨墜落的風險。

  澎湃新聞從當地政府服務中心得知,經營充氣式游樂設施原先需在城市綜合執法部門登記備案,現今相關手續辦理業務已移交至區行政審批局負責,更為詳細的手續需要經營者線下前往政務大廳綜合窗口辦理咨詢。

  炎炎夏季,在各類型充氣式游樂設施中,氣墊游泳池尤受追捧,如何保證其水質安全也是重要一環。對此,一家水循環設備生產廠告訴澎湃新聞,“(氣墊游泳池)一般需要四到五天換一次水,如果使用水循環設備,可以一個夏天都不換水”。

  澎湃新聞注意到,有不少網友在社交平臺上吐槽自己去過的充氣式水上樂園水臟,并分享防止造成細菌感染的技巧;也有網友指出,部分水上樂園的安全措施不到位,暑期出行還需多加防范。

  以四川遂寧為例,在第三方消費點評網站上,澎湃新聞檢索到兩家遂寧當地充氣式水上樂園的評價信息,最新評論表示“水質差到沒辦法”“特別特別臟”“回家后身上癢得不行”。

  澎湃新聞采訪了其中一家水上樂園負責人,對方表示每日結束營業后都會對池水投放消毒藥物并清理污物,在營業時也有水循環系統實時補充新水,過濾污物?!熬W上他們說的那種情況,主要是因為那幾天人太多了,過濾器來不及過濾;這幾天人比較少,水質都是比較好的?!彼瑫r表示,并沒有規定游玩人數上限。

  一般而言,如果經營涉水類的充氣游樂設施,需去當地的衛生行政部門辦理公共場所衛生許可證?!端鞂幨行l生健康委員會職能配置、內設機構和人員編制規定》第七條標明,衛健委需“負責職責范圍內的公共場所衛生”。對此,遂寧市衛生健康委員會表示,其主要負責飲用水水質的監管,“這類水質監管不在我們的職責范圍內,但疾控中心可以協助水質監測工作”。

  監管存在空白,專家建議出臺強制性國標

  2019年2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正式發布的《充氣式游樂設施安全規范》國家標準,針對充氣式游樂設施的特點,提出了風險評估、圍墻、場地要求、游戲者數量、緊急情況處理、安全標示等多項技術要求。

  不過,有專家指出,《充氣式游樂設施安全規范》屬于推薦性國標,并非強制施行,因此在監管方面留下了漏洞,這也是充氣樂園的生產和經營暫時難以得到有力規范的原因之一。

  此外,其覆蓋范圍也存在盲區。澎湃新聞注意到,《充氣式游樂設施安全規范》清楚地標明“本標準不適用于水上充氣式游樂設施、涉水充氣式游樂設施”。澎湃新聞就充氣式水上游樂設施的安全規范問題致電某地工商管理部門,被告知生產廠家需持有《特種設備制造許可證》,而經營者需向公安部門申請《特種行業許可證》。

  但查詢《特種設備目錄》《特種設備安全監察條例》等可知,納入其中的是“用于經營目的,承載乘客游樂,設計最大運行線速度大于或者等于2m/s,或運行高度距地面高于或者等于2m的載人大型游樂設施”,比如游樂場內人們熟悉的飛行塔、摩天輪等,都需要接受定期強制檢驗。

  對此,有律師接受媒體采訪時稱,即便有些充氣城堡的體積較大,在法律層面也尚不屬于“大型游樂設施”的范疇。顯然,部分小型充氣式水上游樂設施更是不在其列。對于不屬于特種設備、沒有辦法納入嚴格監管范圍的一些充氣游樂設施,如果質量、高度、體積達到了或接近于能夠納入到特種設備監管范圍內,其實應當參照特種設備進行管理,包括登記注冊事先審查、定期檢驗、事中督促等。如果達到一定年限,就應該強制報廢。

  “相關領域立法空白或標準缺失,給監管部門帶來了執法依據不足的尷尬?!睂<医ㄗh,應盡快將相關標準規定上升為強制性國家標準。

        (澎湃新聞記者 呂新文 實習生 張心怡 孟歐 趙賽欣)

  來源: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按住老师翘臀进入小说